当前位置: 拉筋凳网络旗舰店 > 医行天下>文章内容

医行天下连载:西藏之旅

拉筋凳 发表于 2009-11-19 07:50 | 来源:拉筋凳网络旗舰店

导读:很多人都有去西藏朝圣的梦想,西藏之旅,从去年就开始和香港的友人开始计划,本欲在四川云游结束后从成都直接入藏。然而好事多磨,入藏日期几经改变,直到2007年7月22日才终于成行。此行的目的地是昌都地区的类乌齐县。打开地图仔细寻找,才发现这是个与青海交界的偏僻角落。因为友人拜了类乌齐的活佛蒋杨钦哲索甲仁波切为上师,我几次在香港听她谈到索甲活佛的慈悲和智慧,仰慕已久,只等机缘到了就和他们一起入藏参拜求法。

上飞机前,我顺手从家里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宗萨钦哲仁波切写的《正见》,这是深圳友人送我的一本讲佛教的书。飞机到成都的当晚,我终于见到仰慕已久的活佛蒋杨钦哲索甲,只见他的床头也放着这本《正见》。巧合还是缘分?这是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活佛,满脸慈祥,满目慈光。久闻其智慧和慈悲超群,此次相会便是见证的开始。我知道我自己的问题所在,便告诉活佛说,我这人脾气急,火气大。活佛笑着说:“对别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宽容。”转载请注明来源:拉筋凳www.lajindeng.net

这是他对我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令我印象最深的开示。

次日凌晨,我们一行十人从成都乘飞机到达昌都的邦达机场,再乘车在弯曲险峻的土路上颠簸了一天,终于在太阳落山前赶到类乌齐。供奉活佛父亲灵塔的寺庙前,法鼓咚咚,法号齐鸣,成群结队的喇嘛和群众夹道欢迎活佛的归来。索甲活佛身披法衣,登台主持盛大法会。法会开幕式过后,大厅内念经颂咒的法事继续。我们到隔壁房间休息、吃饭。这时活佛过来给排队等待的藏民摸顶。因为同行的几位友人都是活佛的弟子,其中一位他们称作“泓姐”的还是位西医的主治医师。他们都叫活佛为上师,我干脆随喜,也跟着一起叫上师。过了一会儿,上师把一位约十五岁的男孩领到我和泓姐跟前说,我知道泓姐是西医,洪慈会中医,能不能请你们给这孩子治治眼睛。我吓了一跳,孩子眼睛又红又肿,处在糜烂状态,瞳孔因化脓变了颜色。泓姐检查了一下,说眼下没有西药和设备,看来只有用中医治疗更方便,就让洪慈看病,我来替他把关。我让他看了一下墙上的照片以检测其视力,他说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一米以外的东西就看不见了。

我在峨眉山看老杨治过眼疾,自己从未治过,更别提在眼睛上扎针了。慎重起见,我致电老杨,咨询了一下穴位,然后开始治疗。我看其病太重,除了老杨用过的穴位,我在随身带的医书上查询研究了一下,决定加上几个。因为病人说这是一场大病后的结果,所以我判断是伤了肝。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拔出针,他居然可以看见照片上的人物,尽管不是很清晰,却说明视力已经好转。

从此开始,我治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先过来一个肘痛的,我在腿上一针扎下就好了。立刻又来了两个肘、膝都痛的,也是当场扎针就好。同行的香港友人只知道我会点穴,不知我能扎针,于是也有几个上来请求治疗,再后来,连当地的部队首长、公安局政委和上师本人也都要求治一下,其中多为头、颈、肩、腰、膝之痛症。我本欲先实施拉筋,但鉴于当时他们对我还不了解,不易产生信心,而且给每人拉筋需要二十分钟,时间太久,西藏人都穿着厚重的裙子也十分不便,所以决定等他们对我有信心后在实施拉筋。为了尽量少用针,我先用了正骨手法,先给他们调整脊椎,祛除部分症状之后,再用针治疗剩下的痛点,果然效果明显。以下是当天的记录:

如此治下去,当晚大约就治疗十多个,全部都有立竿见影之效。次日来看病的人渐多,除了各类痛症之外,内外妇儿各科的病都有,这逼使我将朱大夫的手法,老杨的针法和老李的点穴全用上了。泓姐是名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由她替我在治疗上把关实在是上天恩赐。由于疗效显着,病人越来越多,有的藏民为了早点治疗,天不亮就赶来排队,有的干脆就睡在寺庙的走廊里。有时我每天治疗超过一百人,后来为维护秩序不得不按序发号。本来到西藏是向活佛求法的,没想到由此开始,佛道与医道接轨,我的求法之旅也成了行医之旅。

活佛笑着对我说:“你可能在这里待上三个月还不够。”

喇嘛寺变诊所

当晚我和其他几位同道和司机就住在治病的这个大屋里,上师住在里屋。这间大屋相当于上师的会客厅,中间一个炉子,四周都是卡垫,如同北方的土炕,我们就睡在羊毛织的卡垫上。卡垫既可坐又可卧,值得推广。在此后的两个星期里,这间屋子就成了我的诊所、卧室、饭堂、客厅,我天天都在这里过着足不出户的日子,除了给人治病,就是听活佛讲法。

我跟西藏的因缘很深。早在20年前,我就对西藏有一股不可遏制的情感和冲动,我一共写了七封申请书才被批准到西藏工作了一年,并在那年利用假期和工作之便走遍西藏,包括西藏的三条大路:川藏公路、青藏公路和阿里(新藏)公路。那时不为别的,就为一种好奇、梦想和疯狂,甚至就是为了流浪。现在,好奇和梦想依旧,只是流浪变成了云游。

只要一闻到酥油茶的香味,西藏的色彩、声音、质感就会象精灵一样在我的内心徐徐升起,仿佛灵魂因闻到了同类的气味而心动。寺庙的屋顶、卡垫、用具都让我想起当年住在拉萨大昭寺情形。那时我作为平叛工作组的英文翻译进驻大昭寺,如今又作为追随佛教的求道者和民间中医而住进喇嘛寺。回头一看,这真是一道妙不可言的人生轨迹,像个圆:当年我从西藏回到北京,又从北京到美国留学,再到纽约、香港工作了十几年,然后回到北京,现在又以新的身份返回西藏。我从一名所谓“海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土鳖”,因为我目前的工作从形式到内容,全是最土的,亦即最传统的。

正是用这些最土的疗法治病救人,在西藏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疗效。我动手扎针才一个月,在紧接着的半个月之内,就治了一千多病人,而且90%以上都有显着的疗效。除了最常见的腰腿痛症,光各类耳聋病人就治了几十个,有时一天就治十几个聋子。除了两个天生的耳聋者之外,其余后天致聋的几乎全部有效,听力有不同程度的恢复。因为我的治疗不用药,减少了对药物、器械的依赖,所以在偏远落后地区尤其适合。记得当时有人提议明年把某某名医也请来,活佛当即就说,请来也没用,因为这里没有中药店,藏民也没有煎药、喝药的习惯,所以实施起来很难,还是手法治疗又好又快。

西藏因风寒引起的腰腿痛病人特别多,我后来要求他们先拉筋,这样等候看病的人和正在治疗的人可以互相帮助拉筋,也等于互相观摩、学习,结果很多人拉筋完毕,腰背和膝盖的痛症就会减轻或消失,连头痛、头晕、胃痛、胁痛、心痛等病症也会随之消失。剩下的病症再用手法调整后病痛又去了大半,如果还有个别病症未消,就可以用针灸寻经治疗。

我的云游于2006年从鄂西、湘西开始,学医和临床实践于2007年由鄂西、湘西开始,大规模临床实践从四川开始,独立治病救人从西藏开始,而且仅此一次就治疗了一千多人。回头一看,不知为什么我的使命和线路全在西部,看来我像个开发西部的先头部队。

开了这样一个头,以后我的日记就基本上成了医疗笔记,比较完整地记录了当时的病人病情、治疗方案和治疗效果。因为我全是用中医手法治疗,所以可能对信中医的人有一定参考价值。若对中医没兴趣,你就只当这是本游记。

西藏医疗日记

2007年7月24日

昨夜基本一夜未眠,头痛难忍,高原反应的典型症状。可能昨天下午刚到就全力忙于治病,尤其用手法正骨需要耗费体力,而且忙得忘了吃晚饭,连我最爱喝的酥油茶都忘了喝,所以导致如此反应。早晨吸了点氧气,头痛症立消。继续在被子里躺了一会儿,隔壁经堂里传来喇嘛念经和佛号之声,晃若隔世,却甚感舒适、温暖。

起床,终于从隔壁屋子里找到了昨晚遗失的行李,于是首先给录像机充电,并开始了一天从早到晚的治疗,连午饭都在治疗中度过。来的人渐多,不得不排队等候。凡是能用手法正脊的病我都先正脊。遵活佛指示,晚饭后去县委司机家治他老婆的下肢瘫痪,顺便治疗了其邻居家的一堆病。

从目前病例来看,数量最多的是外寒引起的痛症,包括头、肩、颈、腰、背、肘、手、胯、膝、脚的痛、麻症状。凡此类单纯的痛麻之症,治疗效果最好,有些病症当场就消失了,若是陈年老病,外加其它多种病痛缠身,也会有显着疗效,但不能一次痊愈。

面对众多的患者,诊断必须快。人们对中医诊断的第一个反应总是切脉。其实在望闻问切四种诊断方式中,切脉在最后,而且是最不易与患者沟通的方法,这也是人们认为中医太玄的原因之一。除了望、闻、问、切,再加上一个触,就更容易与患者沟通了。触就是直接触摸其相关经络和病灶,通达病灶的经络通常会更痛,患者会有明显的感觉,所以医患间的沟通更容易,治疗也就更方便了。从四川到西藏,触诊都被我用得特别多。

大量雷同的病从略,只记录典型的病例和疗法:

一、下肢瘫痪的藏妇。93年患结核性脑炎后四处治疗,结果右腿痉挛弯曲不能直,麻木无知觉,左上肢麻木,大便干燥难排,心情烦躁、脾气坏。先点头部穴位,估计其骨头错位一定不少,果然正骨时几乎每节骨头都响了,说明腰椎、脊椎有大量错位,响声也说明错位之处已经复位;点全身穴位,再针刺取双肘、双膝痛点各二及双太冲,以通其肝经,因肝主筋。结果:精神全面好转,痛、麻减轻;

二、左耳聋司机。先捂住右耳测试左耳,七八米开外即听不到。针听宫、翳明,留针约20分钟,取针后七八米开完即可听到,感觉很明显。

三、藏妇:头痛、颈痛、肩痛、腰痛、膝痛。先正骨。胸椎、颈椎有多处骨响;患者整体感觉舒适了许多,肩部、颈椎痛症消失;然后针双肘痛点,腰痛和膝痛都减轻;惟右肩仍痛,用侧位抖法抖其双臂,麻感传至脑后,右肩痛感顿时全消;至此,所有痛症全消。

……

2007年7月25日

从早到晚不停治疗了大约100多人,近半夜时出诊到活佛的朋友家。早晨先去司机家治疗其妻。她偏瘫麻木在左手左脚现在都有了感觉,尤其是痛感,以前连烫伤都不知。

今日是法会最后一天,仪式隆重,故闻讯赶来的人更多,来治病的人也多了,除了各类痛症外,耳聋眼瞎的也有。今日典型病例:

一、60岁偏瘫老妇:脑病中风,外加风寒痛症,双侧瘫痪,右侧更重,只有左脚稍稍可动;先点头部穴位,半小时后正脊,响声从下到上一大串,说明胸椎错位很多;然后点全身穴位;针双肘痛点各二,双太冲。结果头脑清爽了许多,眼也亮多了。双脚趾本来痉挛弯曲,现可伸直,双腿有热流注入感觉;

二、水泥厂工人兼吾翻译:浑身一热头皮就痒,典型的肝风内动。从未治过此种病,电老杨咨询后,针大椎、风池、合谷、太冲。针后症状立消;

三、藏妇:顽固头痛。先点头穴,痛减缓,但头上部仍痛;针风池,略减缓,痛感继续;针涌泉、太冲,症状立消;

四、耳聋者复诊。昨日治疗右耳有效,今天来治左耳及左大腿下部痉挛。针听宫、翳风;立效,每次针前堵住另一耳测试;针右臂痛点,腿痛症立消;

……

治病期间匆匆花十分钟吃了点饭,主要喝酥油茶,两女一男三个翻译轮流帮我。法会即将闭幕,故吃完饭抽空跑到庙里的法会现场用录像机拍了些实况。后来活佛邀请吾等一行去法会会场接受了喇嘛们列队献给我们的哈达。大家满身都挂上了哈达。仪式一完赶紧回来治病。人越来越多,只好加快治疗速度。藏民们都善良而虔诚,一声不响地围着静候。

活佛学针灸

2007年7月31日

从早晨一直治疗到现在。很累,但内心喜乐。晚上治疗时抽空溜到野地上撒尿,抬头眼望一轮晶莹的满月,正好贴在对面的山头。面对如此美景,我想到的却是无常。月光淡淡地撒在黑乎乎的山峦上,美而宁静。远处传来的狗吠使之更显静。附近的木桩上,靠近我睡觉的窗户下,栓着一条狼。这是一条差点被猎人消灭的生命,活佛慈悲,认为众生平等,要求猎人不要杀死它,然后将其带回庙里,一直养到现在。

我知,只需多站一会儿,月亮就会走远,其周围的风景都会变。

活佛在今晚10点加入了治病的行列。刚开始他只是代央珍当翻译,当时我连治4个病人都是一针解除痛苦,藏民高兴得伸出舌头,活佛越看越来劲,终于决定下水一试针灸。一个膝痛的老太太成了他的第一个病人,他按照我的指示在胳膊上找到痛点穴位,结果一针下去膝痛全消。活佛非常开心,治病的信心顿时大增。每天看着我从早晨忙到半夜,活佛一直在想尽办法减轻我的负担,又坦言大家帮不上忙,现在好了,我一忙他也可以上手。朋友们敦促我多修行,我说我治病正上瘾,义务治病大概也算修行吧。我问活佛为什么来的人越来越多?我感觉有点吃不消,我从未治疗过这么多病人。活佛说:这就对了?如果来的人越来越少,说明没效果。他说他还特意问了那些被治好的人病情有没有反复,答曰:没有。

活佛的家族也是当地有名的藏医,只是他从未介入行医。现在看来,中医的针灸倒可能成为他重新恢复家族传统之契机。活佛治完第一个病人后,来了父子俩,一个是眼疾,一个是阑尾炎,我指导活佛扎针,结果当场手到病除。皆大欢喜!

除了普通的痛症病人,今天来了更多的耳聋和眼疾患者,治疗的速度和质量皆有提高,耳聋和眼瞎者在治疗前后都会当场测试,全部有效。除了以手法正脊,今天还将肩痛者都施以抖肩,效果也很好。专门跟活佛一起抖了个老人,其颈椎痛和肩痛当场就好了。

送走病人后活佛和我一直聊到现在。主要谈藏传佛教的利美运动,就是在保持传统清静的基础上进行不分教派的学习修正。他格外谈到活佛不应成为职业,境界需要自己实证。

今日印象深刻之病例和疗法:

1、 小男孩腹痛。其父曰阑尾炎。

查之,压痛点在肚脐及其右边两到三寸处,不一定是阑尾炎;但中医不管病名,只要寻经而治,祛病解痛即可。活佛当翻译,正好和我一起检查,然后由他扎针;取:阳陵泉,当场止痛。此穴属胆经,也可能是胆囊炎之类的毛病或外伤。

2、 藏妇:头痛、颈项痛、背痛、腰痛。

先正脊,胸椎有响声若干,其腰、肩之痛顿时好了大半;正颈椎,颈项痛亦消失;再抖其双肩,所有痛症全部消失,没有扎针;

3、 约8名单侧从肩到脚痛、麻、寒者。

先正脊,他们轮番趴着被我压按脊椎,每人都有几处错位,起身后个个都感觉很爽,然后坐着被我轮番扎针,几乎用完我所有的针;取穴主要在对侧沿肩到手、沿膝到脚的主要痛点,肘关节处重点加几处痛点穴位,取针后痛、麻、寒症几乎全消;

……

今天来人太多,把我团团围住,挤得无法治病,我不得不一遍遍请他们在门外等候,后来干脆将腿脚上没扎针的患者请到对面屋子里休息,过一会儿再叫过来拔针、测试,屋子稍微空了些。但最后还是没挡住藏民一拨拨往里挤,连活佛也没办法。他慈悲为怀,为了方便病人等待,给他们提供免费午饭。活佛今天还给自己扎了一针,我建议他扎三阴交,因此穴用处大,可治他身上的几种病。估计他从此对中医会更感兴趣,并由针灸而进入医道,与佛法融会贯通。连扎西央珍和赤林央宗这两个翻译也在我的指导下开始尝试着扎针,效果都不错;她们俩一个是高中生,一个在藏医学院读本科,都是未来很快就能动手治病的可造之才。尤其可喜的是,她们学习的途径与我完全一样:从临床开始。

拉筋凳是《医行天下》作者萧宏慈大师全力倡导的拉筋工具,专门针对白领、中老年人腰椎病、颈椎病职业魔症的自疗保健工具,毋需药物,室内、室外均可实施,是当今办公室一族因电脑、空调、汽车等现代化衍生物导致的多种“时髦病”提供立竿见影功效的自疗器具。

大道至简,普及中医从推广拉筋凳开始!

这是中医整体疗法,跟“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的西医不一样,拉筋凳无需知道具体的穴位,也可以简单可行的疏通人体各大经络!“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所以拉筋凳可以有效去除各种疼痛!而且这也是自然疗法,没有副作用!

转载请注明来源:拉筋凳www.lajindeng.net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拉筋凳网络旗舰店

本文链接地址: 医行天下连载:西藏之旅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联系电话:18820056916